脸盲【原创】

2015.07.04.(六)乙未年五月十九  珠海28-34℃ 雨 东南风 湿度71-88% 空气质量优

从LOFTER调整过来,原写于2015.01.26.(一)  腊月初七  多云

 读《南方周末》文章《脸盲:令人尴尬的疾病》

       摘要:

       对于人类这样一种高度社会性的动物,面孔识别简直太重要了。但是有些人却不擅此道,还有的人是天生的脸盲患者。他们的冷漠并不是有意为之的结果。科学家正试图从多个角度揭示这一令人尴尬的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张华(化名)在周围的同学看来是一个“高冷”的人。他走在路上,遇到老师和同学,常常不跟他们打招呼。但他的导师程乐华认为人们是误解了他——张华并不是不愿意跟熟人打招呼,而是认不出熟人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张华跟着程乐华学习已经有两年了,但仍然会认不出程乐华。经常性地,只有当程乐华开口说话,张华才能从声音中辨别出这是他的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程乐华还遇到过另一名脸盲学生,他是这么跟程乐华说的:大一时第一次见新同学,我问了四个男生的名字,然后很尴尬地发现,我问了同一个人四次。

       这两名学生所遇到的问题叫面孔失认症,俗称脸盲。这种症状最早得名并开始被系统研究是在整整70年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我怀疑自己也有脸盲倾向,只是没有上述两人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爱看电影的我,对角色对演员的识别,听声音比识脸快很多,即使是中国演员的相貌我也常分不清,外国人更不用说,永远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很小就被人认为很骄傲,因为路上碰到老师同学经常不问好不打招呼,甚至老师都告到妈妈那里,让她很不好意思。我先以为自己眼睛近视,后来发现自己有时候很熟的人站在面前,能看清楚,自己也会怀疑这是不是谁谁啊?记得有一次学期末,小组讨论每个人的操行评语,我的骄傲缺点又被提及,我很委屈,流泪检讨。我的同桌和前后座同学都为我抱不平,说她才不骄傲来,不会的问题常问老师,俺问她作业她每次都给俺讲,也没瞧不起学习不好的同学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阶级斗争越来抓得越紧,我更没有骄傲的资格了,长时间为此很苦恼,也成为小心翼翼的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科学,让社会的人性化成为可能,或者说提供了一定的条件。希望对脸盲的研究进展快一些。

评论
©留下 | Powered by LOFTER

记录身边故事 热爱平凡生活

20160504始,同步《时值五四》

20161016 分工依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