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冬至:贴心适手五十年 【原创】

2013.12.20.(六) 癸巳年十一月十九  珠海:10-16℃  多云 东北风  湿度50-70% 

曾经在一篇回忆文章《礼物》中说起,爷爷送我的那支青灰色笔杆、银灰色笔帽的英雄牌钢笔我一直用着。而经常和这支笔放在一起,而且也一直用着的,还有一把用废钢锯条做的小刀,那是爸爸送给我的,已经有五十年的历史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,我上小学的时候,多数学生都用老式的木杆儿铅笔,用小刀子来削木杆儿、刮笔芯。记不清是小学四年级还是五年级了,有天我的同桌拿出一把新小刀削铅笔。那刀子有皮带那么宽那么厚,小孩儿巴掌那么长,又快又好使,比我买的铅笔刀好用多了。买来的学生用铅笔刀就是一薄薄的铁片,用不了多久就不快了,还很容易弄弯。同桌告诉我,这是他爸爸在车间给他磨的(我们是同一个工厂的子弟)。回到家,我请求爸爸也给我磨一把那样的刀子。爸爸听完我的详细描述,说那应该是用钢板的下脚料磨的,他去车间看看。

我满怀希望地等着,等了很久。终于有一天,爸爸下班回来说,刀做好了,用用看。

我接过来一看,细细长长,根本就不是同桌那种。爸爸说,车间里都是大张的钢板,小的下脚料没有了。这把小刀是用废钢锯条磨的,用用看,蛮快的。

我说,从那大的钢板上割一点下来不行吗?只要小小的一点点就好了。爸爸说,厂里的东西不好随便割的,以后有了下脚料我再帮你做。这个也是钢的,我自己先做了一把,蛮好用的。给你专门做小一点,试试好不好用,不合适再重新做过,这种废锯条车间里到处都是。

我想爸爸说的是对的,只是心里还是有点失望。

但很快我就心情释然,因为实践证明,这把专门为我做的小刀十分好用。它截取了钢锯条五分之三的样子,够大够长又方便放进铅笔盒,一端磨成单刃刀,一端打磨光滑做刀柄,刀柄上还缠了布,两端比例合适,削铅笔、裁纸得心应手,刀背还能当尺子用。同学们试过后都说好使。

初二那年,“文革”结束了我的学生生活,所有的课本都因是“资产阶级教育路线”的毒草而丢弃了,家里大部分的书也在“自查四旧”中被满怀恐惧与心疼地烧掉了。但这把小刀和所有学习用具还留着,不做学生不意味着就不用纸笔了。

后来去农村插队,这把刀和爷爷送我的钢笔我都带着,小刀子还有了更多的用途。

有一阵村里闹鸡瘟,不仅死了的鸡立即被埋掉,那些刚染了病的,老乡们怕传染给别的鸡,也赶紧不要了。那时渭南农村老乡们吃猪肉吃牛羊肉吃鸡蛋(当然很少吃得到),但不习惯吃鸡肉鱼肉,这种病鸡更没人要吃。我看着可惜,就讨了几只症状轻的来收拾。怕用菜刀不干净,是用这把小刀子杀的。大家都说太残忍不敢弄,我一个人放血拔毛,掏干净内脏并掩埋,清洗,煮了一大锅肉,香气四溢。很多知青都吃了,村里几个看热闹的后生也试着吃了。那时青菜都很少吃得到,一锅盐煮瘟鸡也算大饱口福,大家都很高兴。可是吃过后有知青私下里议论,说我不光敢杀鸡,还连杀六只,可见是心狠手辣不可交。没有不透风的墙啊,这些话最终传到我耳朵里。这把小刀多年来削木、裁纸、见血,可是从没伤过我,这几句话却真的伤到我了。没想到其貌不扬的小刀子还有帮我认识社会的作用。

后来我回城参加了工作,再后来退休,到杭州,到珠海。这把小刀一直跟着我,虽日渐老旧,一次一次地磨,刀刃越来越短,最吃力的地方已经凹进去,刀柄上的布也磨坏散脱又重缠,最后都懒得再缠,刀子都有了锈色,我却一直没舍得扔。理由很简单,削铅笔、裁纸、打格子、包书皮、装订资料、修补旧书……,它都能派上用场,用惯了它的一专多能,也学到了物尽其用。

其实旧物废物利用是爸爸挺热衷的事,我能记得一些:他长期用年画、包装纸、旧信封等翻过来做信封;用厚一些的废纸给我们做保护铅笔芯的笔套;用一小截废铁皮给我做过一个精巧的笔管,可将已用的很短了捏不住了的铅笔头插进去继续用,直至用成一丁点;用废弃的砧板做凳子,说凹进去那块“刚好放小孩儿的屁股”;用坏掉的油纸伞柄做过一杆秤,每天做饭时用来称口粮以免吃超了月底断粮;用废纸板、包装纸做玩具……。有年秋天,厂里统一修剪了职工宿舍里各家门前的树,锯下来的树枝家家都收拢了用来生炉子。爸爸挑选了光滑、角度合适的树杈,剥掉皮,按统一尺寸截了,挂在厨房里,可以随手挂东西。他最得意的,是在一进家门的那个墙角,用树杈和碎木板做了个小小的三角隔板,放了一小盆花在上面。花儿放上去以后,爸爸左看右看满心欢喜的样子,此刻似乎就在眼前。

于是我也有了物尽其用的习惯,不论在家还是在工作中(当然,我知道没人会比爸爸做得更好)。

2013年12月21日 - 半支莲 - 那不止是节省,同时也算学习一种发现的能力吧。尤其现在,看到自己将没用的东西变为有用,好似我们老了又学了新本事一样,竟然颇有成就感。不知当年爸爸帮我磨那把小刀的时候,每次将旧物派上新用场的时候,是怎样的心情? 

明天是冬至,是祭祀先人的日子。或许爸爸会看到这篇小文,看到这把用了五十年的小刀的照片,晓得我一直在学他的样子。也希望爷爷奶奶妈妈都能看到,希望他们一切安好。


   
评论
©留下 | Powered by LOFTER

记录身边故事 热爱平凡生活

20160504始,同步《时值五四》

20161016 分工依旧